跳到主要內容區

校牧的話

校牧的話

人權與我

有一件事讓我感到訝異,那就是現在的大學生對人權沒甚麼概念。我記得在某些影片中,當一個人被警察抓到的時候,通常警察會馬上把人應有的權利說給他聽:「您有權保持緘默、您有權聘請律師…等等。」看起來好像很平常。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似乎沒有人對我們這些公民或「身為人」的我們那麼做。對我們是否了解自己應有的權利,沒有人感興趣。
在某些戰亂國家或有嚴重飢荒、公共衛生、政治、貧窮或宗教問題的國家中,我總會試想:「這樣的國家到底有多少?」「這世界上飽受人權被嚴重剝奪的人到底占多少比例?」對這些正受盡委屈的人而言,現在才把他們應有的權利或人權說給他們聽,並教導他們這些觀念,這舉動似乎已變得很殘酷。
我覺得問題在於人權常被看作是種「我能要求」的東西,一種「屬於我且其他人不管是誰,都必須給我」的東西。我們從來就沒有把人權看作是一種可「行」的任務,一種可以實現的理想,一個我們必須建立的世界或是一項挑戰。
如果牽涉到戰爭或暴力,我們的挑戰便是找尋和平的解決之道,或者至少雙方要能互相理解並簽訂條約來建造一條能引領所有人通達共識的路。如果牽涉到嚴重飢荒或貧窮問題,我們就必須找尋方法讓那些國家、社會群體或家屬得以正常成長並有能力自力更生,這方法並不是要我們放手讓他們變得更加依賴,而是發掘一條能引領他們邁向經濟自足的成長之路。對於失業率高的國家或產業也是如此。
至於嚴重公共衛生問題,如某些國家的伊波拉疫情。為何不把這當作是人權事務來處理呢?我們不可以放著那些人去等死,我們應該要為了我們身為人的尊嚴來幫助那些人,因為他們也是「人」。那樣想的話,當我們發現沒有人給我們應有的權利時,人權的存在就不至於變成讓人心灰意冷的肇因,而會變成一項待完成的任務、一項挑戰、一股帶給我們希望去建造美好未來的力量。甚至是告訴我們能靠努力達成美好未來的希望之聲。美好未來就是一個無歧視、和平、自由、無暴力、禮尚往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世界。一個每個人都可以為自己作主的世界。
我們不要把人權看成是個人權利,而是要當作我們的奮鬥理想以及待完成的挑戰。光是我們那樣的心境轉變,這個世界早已往前邁進一大步。

校牧沈拉蒙神父
Fr. Ramón Santacana



 

跨學科

我的手機是我手掌的一部份。
在寫這篇文章時,我的手機三不五時響著訊息接收通知聲,可能是我的朋友或認識的人從世界各地傳來了消息或提醒的警訊。我是多麼想專心地寫作,我抬起頭嚴肅地盯著被我放在遠處的手機,像是要命令它閉嘴般。
就在我注視著手機閃亮的外殼時,我開始想到這是需要多少技術人員及一些人的參與才能生產出這樣小巧的手機,使它同時是電腦以及國際通訊的中心。
一支手機的背後,蘊藏著無數的技術在運作間彼此合作:積體電路技術、晶片技術,無線傳輸技術、材料技術(大量的塑料,玻璃,金屬,LED燈),電氣、電池技術,觸摸屏技術,設計專家、APP程式設計、操作系統設計、市場行銷、市場研究、市場最新趨勢調查、技術創新、消費者需求調查、網頁設計、專利專家、律師、金融家、銀行家、秘書、門市人員、門市設備、營運商...。這些技術集結了各行各業不同的專業人員,他們彼此需要在工作領域上從各個角度相互瞭解、對話、協議;若不是有上述這一切的工作整合,就不可能有我手中這美妙的手機產生。
相同的跨學科合作情況,同樣發生在高速鐵路系統、或是醫院的運作上。但可別誤會,跨學科並非指對其他門學科都懂一些,卻對自己的領域瞭解不多,而是指對本身的學門專業瞭解透徹到能夠從不同學科的角度去研究,同時還能夠在一個由不同領域專才所組成的工作團隊中討論、協調——我們已經決定性地完全進入跨學科團隊工作的時代。

 

校牧沈拉蒙神父
Fr. Ramón Santacana



 

信心

六月,是各個學校準備畢業典禮的時節,校園裡處處充滿著歡慶與熱鬧的氣氛,離別與歡欣的情緒夾雜洋溢在一束束的鮮花中。對天主教徒來說,這個時節卻是帶給我們雙倍、三倍甚或是百倍的喜樂,因為我們即將要慶祝「五旬節」,要歡迎聖神的降臨。
六月,學期的末尾,對很多人來說,也是思考即將開始的下一個階段的時候,該如何規劃未來?要怎樣與社會接軌?
很多學生一想到未來,並不抱持很大的熱情,對將來所要面對的也似乎不怎麼有信心:工作尋獲不易,條件限制也多,報酬更低。似乎看不見遠方清楚的點,一個能吸引人往前邁進的目標。
這一切的關鍵點就在於「信心」。我們真的有信心嗎?當談論到「信心」時,一般人立刻會想到心理醫師常在講的「自信心」。沒錯,自信心的確重要,它使人能超越,但我們千萬別認為光靠「自信心」便能解決一切的問題。每個人都有他的限度,縱使有再大的信心,也會有辦不到的時候。
然而,卻有一個比「自信心」更加信實可靠的,那就是對天主的相信。只要是人,都有其弱點和缺點,而天主卻是完美的。人會感到疲累、喪氣,而天主不會。在遭遇困難時,人容易負面思考,而天主不會。在此,我不是在指出天主的全能全善,而是想強調天主愛我們,祂愛每一個人,祂為我們給予了一切,甚至是祂獨生子的性命。
有些人會覺得「天主愛人」這想法很美,僅只是一種理論,他們覺得天主是遙遠的,沒有和他們生活在一起。正巧天主教會的「五旬節」便是一個「信心」的節日,它告訴我們 — 聖神居住在我們中間,祂臨在我們的生活中,祂在意我們每一個人。
日前,方濟各教宗提醒眾人說,要讓聖神在我們內工作,不要阻擋祂的力量。為此,我們必須要有「信心」,對天主的信心,相信天主愛我們,相信祂所創造的這個世界。即使我們看不到,也要相信天主的力量不斷地臨在且運行在這世上。要相信天主的神天天陪伴著我們,相信祂,好讓祂在我生命中帶領。
就讓我們全心信靠天主來面對每一個明天!

校牧沈拉蒙神父
Fr. Ramón Santacana



 

不要浪費

有時候我會想起一張圖片,那是印度偉大政治家甘地的圖像,身披一條簡單的印度土布坐在地上,操作著一台手紡車。藉著這簡易的木製手工編織器具,甘地取得了一項意義非凡的改革。在他推動下,像印度這樣一個土地遼闊的國家,竟然能擺脫當時強大英國的殖民統治而取得獨立;相較於同樣在二十世紀進行重要革命的其他國家,如蘇俄或中國,印度的獨立運動連一槍一彈都未動用到。僅是藉著一台簡單的手紡車,他推動「排斥英國貨」政策,呼籲全印度婦女在家自行織布,藉以來支持獨立運動,使得那些長期奴役國家的軍團及企業團體竟至瓦解。一個簡單的想法如果有眾人一同參與實踐,便能聚集足以改變世界的力量。


教宗方濟各於12月5日向阿根廷「拾荒者」錄製了一段視頻訊息,聽了教宗的這一席話,讓我心有戚戚焉,他的話就如同祖父母在小時候常對我們所說的話:「食物不可丟棄。所有物品、資源不可丟棄。當我們再也用不到時,要將它們回收使用。」教宗方濟各向來作風儉樸,他揭發了現今世界中用完就丟的「丟棄文化」,教宗强調:每日的厨餘就能養活世界上所有饑餓的人。


當然教宗不僅單指食物的浪費而言,而是指更多的事物。有多少物品、資源是被我們閒置丟棄或浪費不珍惜?我記得2013年夏天我和一群志工到史瓦濟蘭服務,隨團我們帶了許多箱裝滿臺灣人所捐贈,用不到的或不想要的二手物品。學校支援了我幾件印有「2010」字樣的活動紀念T恤,在臺灣會有誰想穿上胸前印有2010的過期T恤呢?還有幾家紡織工廠也捐贈了幾批他們生產多餘的衣服,一些藥品公司捐了他們多餘的藥物,有的還都快到期了,我們帶去的「禮物」還有無數的二手電腦,圖書館淘汰的藏書、CD,以及許多私人捐贈的衣物、書籍等等,很明顯地這些也只是無數丟棄物中的少數。


如果大家都能相互分享有餘的物資,取代丟棄或收藏在舊箱子裡,那該有多好!這些也包含我們隱藏未用的才能、技藝,我們不也可以把它們運用在幫助他人身上嗎?我們浪費了很多無謂的時間在看電視、上臉書、玩線上遊戲……這些時間都像水龍頭流出的水,流進了下水道之中,原本潔淨有益的水流經骯髒污染的水管,便失去它原有的純淨與價值。


啊!相信如果每一個人都能採納教宗這「不丟棄」的簡單建議,這世界的不公正將完全改變。

校牧沈拉蒙神父
Fr. Ramón Santacana



 

火花

癮君子們怎樣點燃香菸呢?使用打火機。打火機必須先弄出火花才有辦法燃起火焰,跟廚房瓦斯爐點火的道理是一樣的,一點火花就能起火;之後以時間為基,慢慢烹煮,烹調出美味的佳餚。當我們品嚐湯品時,很少想到所有這一切其實始於一點小火花。

天主的呼召也很類似,也有關鍵的時間點。有時候只是幾分或幾秒鐘的時間,但卻永久記錄在我們腦海中,並影響之後的一切造化;有時候是在靜默祈禱或冥想時,突然有一股莫名的、無法忘懷的感動湧上心頭;有時只是一句話閃過,但感覺上是真真實實地在跟我們說話。

我想到亞西西的方濟各,他在追尋天主時放棄了一切:房子、財產、名譽等,不過他不知道他應該做什麼。當他在森林間漫步,向鄉間的鳥兒們講道理,與天主交談,有時大聲祈禱…,所有人都當他是瘋子。
濟各經常去亞西西附近一座半廢棄的小聖堂。有一天,他跪在一座老舊的十字架前,祈求天主指引他人生的去向,這時他清楚聽到:「方濟各啊,去為我修建教堂吧!你沒看到她沉垮了嗎?」那聲音就是火花。從那一刻起,他開始動工,搬運石塊和樑柱修補小聖堂。後來,他發現其實該修的是整個教會,而不是只有那小聖堂。方濟各積極更新教會,他聖潔的精神,即使在800年後的今日仍被惦記著。

在現任教宗方濟各身上也有著和聖方濟相似的情況。17歲時,他一邊工作,一邊讀書,是一位非常有責任感卻有點害羞的年輕人。春季的頭一天,那在阿根廷是一個非常受學生歡慶的假日。那天他跟同學約好去郊遊,當中有一位他喜歡的女孩子也要一同去,他心想:「如果今天有機會的話,我要請她做我的女朋友。」他期待、興奮地走著,經過一間從未進入過的教堂。由於時間尚早,他便走進教堂並辦告解。此時,他遇見一位從未謀面的神父;但跟神父談話時,像是神父等他等了一輩子的感覺。

那次的相遇改變了教宗方濟各的一生。多年後他還記得那一刻:「奇妙的事發生在我身上。我不清楚是怎樣,不過在毫無預備下卻改變了我的一生,擋也擋不住。從那時起,天主引領我的人生;不是我去找祂,而是祂找上了我。」

從那一刻起,教宗方濟各開始用不一樣的方式看待人生事物。他想要跟隨耶穌基督,儘管他不知道如何跟隨祂。四年後一場嚴重的肺炎,讓他在生與死之間拔河,卻也成了他人生的轉捩點。生病期間,他向天主祈禱:「如果這場病痊癒的話,我會堅定地朝奉獻生活,事奉天主這條路走下去,去關愛他人、維護社會上弱勢族群的需要。」

那小小的火花一直在許多人心中以及生命中閃耀著,天主不斷地向不同環境、文化、家庭的每個人呼召。火花的產生因人而異,但卻足以改變我們的生命,促使我們往前大躍進。那火花確實存在。現今的我們還有能力讓那火花在我們生命中燃燒起來成為光與溫暖,就如同以前那麼多人所做的一樣嗎?

 

校牧 沈拉蒙神父
2013.10.15

令人難過的聖誕禮物


聖誕節在臺灣是個廣受慶祝的節日。聖誕歌曲及其裝飾布置,在購物場和廣告媒體中都是非常引人注目。這個節慶不僅深入每個家庭,也深植人心。不管你的信仰是什麼,在這幾天中你會很熱切地想送禮物給朋友與你所愛的人,還有給他們美好的祝福。

當我在準備教會歡慶活動時,電視新聞卻傳來一則如烏雲般的消息:臺灣在禮拜五那天一連處死了六位死刑犯,那是在聖誕節的前三天。在最初的驚愕後,我越是反思就越是去看更多相關新聞,在我心中就更加感到悲傷、哀痛與憤慨。

我讀到在臺灣有76%的人支持死刑;我也讀到在2010年時,臺灣法務部長王清峰因堅持廢除死刑,宣稱寧可下台,也絕不批准任何一件死刑執行,以保護死刑犯的生命權和人權。當時社會一片嘩然,強烈反彈到她被迫辭職。這是黑暗的政治動機?不久後,司法部長曾勇夫上任,他是一位行事乾脆的人,立即批准死刑執行令。

很顯然的,今年(2012)還是批准六名死刑犯的槍決令。曾勇夫自上任以來,已三度批准死刑執行,次數從2010年來已達十五筆;而12月26號,聖誕節後一天,法務部政務次長陳守煌宣布法務部會盡快執行其它執行令。

我常常跟很多人談過話,他們對生命有著高標的敬重,他們中間有些人甚至連一隻小蟲都不忍殺死;他們都說:「生命是神聖的」。這一點我非常贊同,但是,這些人現在怎麼都沉默了?他們不也是民調的一分子嗎?那些有著影響力的宗教機構團體現在都在做什麼?那些被錯判而被無辜地處死的人又該怎麼說呢?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目前世界上只有22%的國家在過去的10年中執行過死刑。而且,每年越來越少國家執行死刑,死刑人數也越來越少。世上有一半以上的國家已廢止死刑,即便是在最離譜的案件中。臺灣呢?臺灣難道真的認為更多的殺戮就能防止屠殺嗎?這不就是戰爭的邏輯嗎?

在臺灣,基督宗教是少數團體,但它卻被高度敬重,其高道德標準也廣被尊崇。為了給此議題帶來一線光明,我想提醒各位,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看法,那與建立在聖多瑪斯․亞奎那(St. Thomas Aquinas)思想根基上的完善天主教學者傳統一致。教宗在《生命的福音》通諭(Evangelium vitae)中主張:「政府當局為了糾正犯罪者對個人或社會權利的冒犯,必須給犯罪者足夠的懲罰,做為重獲自由的條件。這樣政府當局也可實現維護公共秩序和保障人民安全的目的,同時給予犯罪者改過自新的動機和助力。為了達到這些目的,顯然必須謹慎地評估和決定處罰的性質和程度,而且除非萬不得已,也就是若非如此不足以維護社會安全,不應對犯罪者處以極刑。」

以社會保障為條件,從基督宗教的角度來看,司法的指引法則應是寬容而不是報復。如果是以這樣的方式應用,司法就不會違背聖誕節的精神。沒錯,司法也該應用在聖誕節的意義上,這樣做,人的尊嚴和憐憫才有價值。因為,即便是罪犯,他們也是天主以愛所創造的,天主也願意給予他們悔改的機會。

我希望在臺灣的人們,特別是我們的學生,可以了解到一個慈悲的司法,能尊重生命的司法,遠比報復式的刑罰更能引領我們走向安全之境。這是我2013年的新年新希望:願新的一年在我們的心中,能開始以嶄新的態度來面對我們的弟兄姐妹--罪犯。

 

校牧 沈拉蒙神父
2013.12.28

聖潔--通往愛的道路


所有人類都能對其他人感受到愛意,一般而言這是很自然的事。父母親愛自己的子女為他們獻出生命、年輕人相愛並相許一輩子幸福、朋友間相互照應幫忙等,這都是再正常、再自然不過的事。當然,有時還是會有人因缺乏被關愛的經驗而很難感受到或表達那份愛,就好比發育中的小孩如果沒有攝取足夠的營養就會長得不健壯般。一個在成長階段曾感受到愛與關懷的孩子,自然便會是一位具有愛的能力之人。

不過除了這些自然的愛:對家人的、對伴侶的、對朋友的……等,也就是對那些愛我們的人的愛之外,還有另一種「愛」,它沒有這麼理所當然,也不容易自然顯露,那就是「天主的愛」。耶穌基督藉著在十字架上犧牲自己的生命,向我們展現天主的愛,它也蘊藏在聖經中的卷卷金句裏。天主的這份愛原本沒有那麼合乎常理,也不怎麼自然,因為要愛敵人、愛那些想傷害你的人,並且要為他們祈禱,希望他們改變。一般來說,面對敵人應該要自我防衛才是常情,再沒有比攻擊更好的防禦了,而這些就是現今世界上許多戰爭與衝突的邏輯。常理的愛可能導向戰爭,而天主祂那超乎自然的愛,卻能使世人免於凶惡,使人和好。

若要說天主的愛不合乎常情,那是因為以我們自身的力量是無法發展這種愛。我們需要天主的啟發與力量的支持,才能開始努力不懈地去愛,因為祂是這份超自然的愛的起源。這不是一條容易走的道路,但已有許多人走過了。在這條圓滿之路中作為大眾楷模的人,我們稱之為「聖人」。

「聖人」是天主的愛確實能實踐的明確典範。他們是在各種時代與處境中受聖神感動的男男女女,在這條博愛的道路上前行卻沒有倒下,沒有讓天主的愛取決於得到的回報。聖人們向我們示範了在任何環境下,即便是在最困難時,如何落實基督徒愛的理想。

宗輔室與藝術中心於5月8日至22日將聯合舉辦「信德年宗教藝術展 ─ 尋訪聖人的足跡」的展覽。在展覽中我們將會看到許多來自各世代的聖人,他們是教會冊封的楷模。聖人們向世人啟發及更確鑿地證明天主的愛(耶穌向我們示範的崇高理想)並不是一套不切實際的美願,而是在任何時代任何情況下都能實踐的理想。

雖然在這場展覽中所介紹的聖人,只是教會內已冊封的數千名聖人中的少數幾位,祈願這小小的展出能啟發並激勵我們在基督徒之愛的小路上前進。如果我們能熱切渴望並向聖神祈求,天主肯定不會拋棄我們,並且還會賜予我們力量,讓我們在這條完美的愛與聖潔的道路上勇往直前。

 

校牧 沈拉蒙神父
2013.3.15

瀏覽數: